周良川:小区的心情

周良川:小区的心情

    西周时期的周宣王喜欢斗鸡。有人投其所好,送来一只高大威猛的雄鸡。

    周宣王便将斗鸡交给训鸡大王纪渻子。

    三天不到,周宣王便问纪渻子:可否上阵?纪渻子答:它心情极坏,脾气暴躁,不宜斗。

    又几天周宣王再问:现在行吧?纪渻子回:还不行,它心神不定,上阵必败。

    隔段时间,纪渻子报:现在训好了,它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已文武双全。周宣王大喜:那斗鸡果然打遍天下无敌手!

周良川:小区的心情

    世上的事大体如此:无论比赛、竞争、打仗,乃至工作、生活和学习等,心情很重要。

    心情不光是在动物界,家庭、企业、国家,都有心情的表现。

    地球的心情,今年很糟糕。

    今儿说说小区的心情。

    国内的小区多达30多万个,其心情一定是千姿百态,风情万种。

    已知的情况看,有扬眉吐气、心旷神怡的;有相安无事、得过且过的;有水深火热、天怒人怨的……

    第一类的为数不多。

    他们早已完成了维护业主权益、成立业委会、选聘心怡物业、实现业主意志的阶段。一门心思地搞垃圾分类、园林施肥、在家园里行鸟语花香之事。业主们不但能安居乐业,还能逍遥自在。

    这类小区,心情最好。

    第二类为数众多。

    他们颇有运气:开发商没过分,物业不黑心,业委会没叛变,或干脆没有业委会。小区里总是呈风平浪静、息事宁人之势。业主们没什么意志,也没什么想法,皆愿服从“天命”。

    这类小区,心情一般。

    第三类小区为数不少。

    他们运气欠佳:被开发商骗了,被“前期物业”管了,被相关机构哄了,被“业伪会”卖了。业主们一小部分觉醒,一大部分装睡。

    业主们每天群情激昂、怨声载道,甚至摩拳擦掌,就是没有“纲领”和行动。

    这类小区,心情最差。

周良川:小区的心情

    导致小区心情好坏的因素有很多,如开发商、物业、相关机构(房管、街道、社区、水电气等)、业委会等。

    但能解决小区心情问题的只有一个,那便是业主。

    开发商若严格地按政策法规(规划、设计、配置、验收等)建设小区,那只会给小区心情加分,否则就是折扣。

    物业与开发商同理,若按政策法规去服务业主,可对小区的心情不断加分。叹的是,很多物业不知道乖张,明知如履薄冰,还在一意孤行,一点也不知道争取主动。

    世上的企业都逐利,唯有物业企业不能唯利是图:因为你服务的对象是朝夕相处的业主。一但利字当头,便会引起反弹。很多物业费的收取率每况愈下,其因就在如此。

    时代变了,特别是疫情一至,红黑物业泾渭分明,业主们也看了个真真切切。

    有的物业因此而地位巩固,有的物业因此而岌岌可危。

周良川:小区的心情

    与业主相处好,将小区的活干好,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在阳光下获取应得的报酬,是区别于传统物业的进化方向。

    当小区的心情向好时,物业的收入才能向上,且心安理得。

    相关机构的存在,本来就是为民而设。有求必应,为民解忧是其天职。

    也不知从何时起,因何原因,有些相关机构的相关人总是跟小区过不去,处处为难,自己挨骂不说,给党和政府的形象凭添灰尘。

    说实在的,相关机构若诚心,没有一个小区成立不了业委会。

    作为政府职能,给小区心情减分,实属不该!

    至于业委会,凡是心情畅快的小区,那一定是为民请命的班子。凡是在心情本来就不爽的小区里,还横加戾气的,一定是千夫所指的渣人。

    现在人压力大,回小区之前就没几个好心情的。满指望回到倾其所有才置得一片小天地里放松下,不料来个“屋漏偏逢连夜雨”,那日子简直没法过。

周良川:小区的心情

    社会治理是否有效,小区心情是个标志。

    如果将第三类为数不少的小区能“治理”到第二类为数众多的小区水平,已是一番成就。

    如果将第二类为数众多的小区能“治理”到第一类为数不多的小区水平,那差不多接近“中国梦”了。

    之所以说只有业主才能真正解决小区的心情问题,那是因为:

    一、政府太忙,新形势下没有不亦乐乎,只有不可开交。她可能顾不上小区的心情,但她已将政策和法规妥妥地颁布给你了。事实上没有药到病除的政府。

    二、不要指望商人能善心大发、慈悲为怀。你的真金白银,你的阵地你当家,你的小区你做主。在小区红线内,除了无线音频外,地上地下都归全体业主所有。

    三、由于业主来自四面八方,又是一盘散沙的原因,选出个“业伪会”、“业萎会”、“孽委会”什么的,不足为奇。发动20%以上的业主,开个业主大会,对其进行改造、改选、罢免就是。

    为了天下的小区有个好心情,为了天下的业主自己努力去实现这个好心情,讲个典故吧。

周良川:小区的心情

    当年袁绍邀王允等人到家里喝酒,诉说董卓的霸道和欺凌,一干人痛哭流涕。

    曹操笑着说:“你们从天黑哭道天亮,又从天亮哭到天黑,那董卓难道能被你们哭死吗?”

    说罢借了把七星宝刀便找董卓去了。

    虽未杀成,但曹操从此离开了“体制内”,自己建了个“体制”,成就了一番事业,拥有了一遍天地。

    孟德先生有个心得陪伴终身:光说不练,球用!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本文观点不代表干式熟成信息网立场,如侵犯版权,请联系删除。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0-06-27 08:39
下一篇 2020-06-28 11:35

相关推荐

  • 小区物业管理纠纷与业主群体无关与物业企业无关

    11月24日在南京举办的2019社区治理公益论坛上,社区治理专家舒可心先生从小区共有基金模式谈小区物业管理纠纷的来源及最终解决方案。

    2019-11-26
    07.5K0
  • 梁晓东:后《物权法》时代的业主博弈

        社区问题的复杂性决不仅仅限于单纯的保值增殖,而是社区中难解的利益关系,一直以来,中国社区中所呈现的种种非理性的事件,它们不单纯是一个现象和问题,更加包含着解决问题的答案。本文试图从刚刚颁布的《物权法》入手,对过去和未来的业主策略进行部分剖析,其中不当之处,请方家指正。   所有权—产权模型:公共领域与交易成本的研究思路 蒲鲁东有一句名言:“…

    2019-11-25 重要观点
    03.4K0
  • 沈建忠:新时代催生新物业

    “新”字代表了当代中国企业、中国社会的精神面貌,处在变革时代的我们要不断地创新求变。物业管理行业所追求的“新”,并不是要标新立异,而是更多来自于转型升级的紧迫感,是用创新精神去追寻行业更快更好发展的路径。“新”也预示着时代不同了,站在新的起跑点上,必须要有新思路、新作为才能让行业发展得更好更快。在我的思考和期待中,新物业的内涵和特征主要体现在下面五个方面。

    2019-04-23 重要观点
    018.2K0
  • 彩生活在另一条道路上渐行渐远

    “利润不靠物管靠平台。”2017年彩生活服务集团CEO唐学斌在博鳌接受人民网采访时曾吐露出这样一句心声。作为国内管理面积最大的物业服务企业,彩生活一直想告诉外界,我们不仅是物业公司,更是一家要蜕变为互联网公司的物业公司。“否则就要被灭亡。”唐学斌忧患意识极其强烈。

    2019-07-22 重要观点
    014.2K0
  • 物业“取消”?央媒发声,新规出台,2021年业主说了算

    随着城市化发展,人们的生活环境得到显著提升,由砖瓦房、步梯楼逐渐演变为电梯房。如今,高楼大厦在城市中星罗棋布,二三十层的新建住宅比比皆是。与此同时,住宅小区内各类设施也不断提升,小区内的绿化照明系统、安防消防系统、水电气热管道以及电梯等基础设施都需要日常管理和维护,提供专业服务的物业管理公司也应运而生,迎来了新兴发展。 近些年,由物业公司管理的商品房小区成为了城市主流居住模式。起初,物业管理公司的…

    2020-11-25
    03.0K0
  • 行家说|物业苦寻打开社区金矿的钥匙,聊了100位物业人员问题出现在了这里……

    针对于社区金矿的理解,已经无需讨论,社区金矿就是家庭生活消费,家庭生活消费是涵盖了人们生活消费的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市场空间可想而知,所以这样领域才会引来众多的玩家。

    2019-03-20
    010.3K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