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良川:小区的心情

    西周时期的周宣王喜欢斗鸡。有人投其所好,送来一只高大威猛的雄鸡。

    周宣王便将斗鸡交给训鸡大王纪渻子。

    三天不到,周宣王便问纪渻子:可否上阵?纪渻子答:它心情极坏,脾气暴躁,不宜斗。

    又几天周宣王再问:现在行吧?纪渻子回:还不行,它心神不定,上阵必败。

    隔段时间,纪渻子报:现在训好了,它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已文武双全。周宣王大喜:那斗鸡果然打遍天下无敌手!

    世上的事大体如此:无论比赛、竞争、打仗,乃至工作、生活和学习等,心情很重要。

    心情不光是在动物界,家庭、企业、国家,都有心情的表现。

    地球的心情,今年很糟糕。

    今儿说说小区的心情。

    国内的小区多达30多万个,其心情一定是千姿百态,风情万种。

    已知的情况看,有扬眉吐气、心旷神怡的;有相安无事、得过且过的;有水深火热、天怒人怨的……

    第一类的为数不多。

    他们早已完成了维护业主权益、成立业委会、选聘心怡物业、实现业主意志的阶段。一门心思地搞垃圾分类、园林施肥、在家园里行鸟语花香之事。业主们不但能安居乐业,还能逍遥自在。

    这类小区,心情最好。

    第二类为数众多。

    他们颇有运气:开发商没过分,物业不黑心,业委会没叛变,或干脆没有业委会。小区里总是呈风平浪静、息事宁人之势。业主们没什么意志,也没什么想法,皆愿服从“天命”。

    这类小区,心情一般。

    第三类小区为数不少。

    他们运气欠佳:被开发商骗了,被“前期物业”管了,被相关机构哄了,被“业伪会”卖了。业主们一小部分觉醒,一大部分装睡。

    业主们每天群情激昂、怨声载道,甚至摩拳擦掌,就是没有“纲领”和行动。

    这类小区,心情最差。

    导致小区心情好坏的因素有很多,如开发商、物业、相关机构(房管、街道、社区、水电气等)、业委会等。

    但能解决小区心情问题的只有一个,那便是业主。

    开发商若严格地按政策法规(规划、设计、配置、验收等)建设小区,那只会给小区心情加分,否则就是折扣。

    物业与开发商同理,若按政策法规去服务业主,可对小区的心情不断加分。叹的是,很多物业不知道乖张,明知如履薄冰,还在一意孤行,一点也不知道争取主动。

    世上的企业都逐利,唯有物业企业不能唯利是图:因为你服务的对象是朝夕相处的业主。一但利字当头,便会引起反弹。很多物业费的收取率每况愈下,其因就在如此。

    时代变了,特别是疫情一至,红黑物业泾渭分明,业主们也看了个真真切切。

    有的物业因此而地位巩固,有的物业因此而岌岌可危。

    与业主相处好,将小区的活干好,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在阳光下获取应得的报酬,是区别于传统物业的进化方向。

    当小区的心情向好时,物业的收入才能向上,且心安理得。

    相关机构的存在,本来就是为民而设。有求必应,为民解忧是其天职。

    也不知从何时起,因何原因,有些相关机构的相关人总是跟小区过不去,处处为难,自己挨骂不说,给党和政府的形象凭添灰尘。

    说实在的,相关机构若诚心,没有一个小区成立不了业委会。

    作为政府职能,给小区心情减分,实属不该!

    至于业委会,凡是心情畅快的小区,那一定是为民请命的班子。凡是在心情本来就不爽的小区里,还横加戾气的,一定是千夫所指的渣人。

    现在人压力大,回小区之前就没几个好心情的。满指望回到倾其所有才置得一片小天地里放松下,不料来个“屋漏偏逢连夜雨”,那日子简直没法过。

    社会治理是否有效,小区心情是个标志。

    如果将第三类为数不少的小区能“治理”到第二类为数众多的小区水平,已是一番成就。

    如果将第二类为数众多的小区能“治理”到第一类为数不多的小区水平,那差不多接近“中国梦”了。

    之所以说只有业主才能真正解决小区的心情问题,那是因为:

    一、政府太忙,新形势下没有不亦乐乎,只有不可开交。她可能顾不上小区的心情,但她已将政策和法规妥妥地颁布给你了。事实上没有药到病除的政府。

    二、不要指望商人能善心大发、慈悲为怀。你的真金白银,你的阵地你当家,你的小区你做主。在小区红线内,除了无线音频外,地上地下都归全体业主所有。

    三、由于业主来自四面八方,又是一盘散沙的原因,选出个“业伪会”、“业萎会”、“孽委会”什么的,不足为奇。发动20%以上的业主,开个业主大会,对其进行改造、改选、罢免就是。

    为了天下的小区有个好心情,为了天下的业主自己努力去实现这个好心情,讲个典故吧。

    当年袁绍邀王允等人到家里喝酒,诉说董卓的霸道和欺凌,一干人痛哭流涕。

    曹操笑着说:“你们从天黑哭道天亮,又从天亮哭到天黑,那董卓难道能被你们哭死吗?”

    说罢借了把七星宝刀便找董卓去了。

    虽未杀成,但曹操从此离开了“体制内”,自己建了个“体制”,成就了一番事业,拥有了一遍天地。

    孟德先生有个心得陪伴终身:光说不练,球用!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本文观点不代表中国物业管理信息网立场,如侵犯版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