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境不佳的红色物业

其实最早的“红色引擎” 里并没有“红色物业”,印象中是两个月后增加的。“红色物业”一进入,整个“红色引擎”就饱满了,有了落地的效果。陈书记亲自抓,成了一把手工程。

处境不佳的红色物业

2016年底,国家级中心城市——武汉迎来了新一任市委书记:陈一新。

陈书记此前任职于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一年零四个月后,陈一新作别武汉,又履职于中央政法委秘书长。

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陈一新以“一日当两日用”的工作风格,让武汉市耳目一新,眼花缭乱,被武汉人称为“工作超人”。

除“长江新城”、“留住一百万(大学生)”、“成立科技成果转化局”、“招商引资一号工程”等大手笔外,给武汉市民印象最深的当属“红色引擎工程”。

以下是本人于2017年9月对“红色八项”的理解:

高举旗帜,党务先行,强化引领,众志成城;
承上启下,努力创新,培育头雁,执政为民;
两学一做,坚强自信,激活细胞,团结一心;
控制高点,旗帜鲜明,建设阵地,弘扬正能;
不留盲点,深入基层,打造物业,取信于民;
形式多样,传播精神,繁荣文化,红色继承;
三级联动,机制健行,掀起旋风,扫除残云;
关怀备至,体现亲情,用好基金,风雨同行。

其实最早的“红色引擎” 里并没有“红色物业”,印象中是两个月后增加的。“红色物业”一进入,整个“红色引擎”就饱满了,有了落地的效果。陈书记亲自抓,成了一把手工程。

2017年夏季开始,“红色物业”便在武汉市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低档、老旧小区的业主欢欣鼓舞,各区由区委组织部牵头,房管局、城管局、民政局、街道、社区抽调大批人马。配上大学生进驻边缘小区,基本上形成了一个“比学赶帮超”的热潮,直至陈书记另有任用,此温才略有下降。

所谓“红色物业”,现已包含了包括“指导思想”在内的很多内容。简而言之,就是加强党对老旧小区的领导。换言之,就是让老旧小区的业主感受到党的关怀和温暖。

处境不佳的红色物业

一年半过去了,对武汉的媒体报导、参观学习络绎不绝,效果到底如何,笔者尽可能作点客观描述:

一、“红色物业”其实称呼上不够科学,如果叫“红色家园”或许更为贴切。“红色物业”的提出是“十九大”以前,其本意完全符合习总书记的报告精神,即工农商学兵、东西南北中,党要领导一切。

“中国特色”最大的特色,就是党的领导。

老旧小区没有物业、没有业委会,社区组织根本就顾及不过来。而老旧小区的业主(其实是低层市民)更需要党的阳光沐浴。

通过党组织动员一批党员大学生,以物业为切入点,为基层百姓办些实事,的确是神来之笔。

二、招聘党员大学生从事“红色物业”与“留住一百万”交相辉映,真乃一举两得。

政府的力量永远是强大的,第一次公开招聘百号大学生,竟有千余名大学生踊跃报名,其中不乏研究生和博士生。

现有一区属红色物业公司,二十名参与者几乎都是研究生,90%为党员。

只是还存在这样的一些问题:绝大部分的大学生是冲着公务员来,大部分以为是进入了编制的绿色通道。当很多得知只是在“同等条件下才优先”的时,有很多大学生已经告辞。

政府承诺大学生的“年薪不低于6万、购房打八折、租房有补贴”的政策,方才让一些并不想干物业的大学生还在坚守。这多少有些功利的因素。

但这并不符合“党员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本意。况且那些干了多年,年薪只有三、四万的基层人员情何以堪?

三、老旧小区的业主并不好“伺候”,没有物业时他们习惯了忍受,不掏物业费能享受到“俊男靓女”们的服务,着实悠然自得。一但有不到位,他们理所当然地加以批评指正。

笔者去年先后两次去一小区观摩,是一区房管局直属的“红色物业”,业主们兴高采烈自不必说,房管局原来在家拿生活费的职工一个个精神抖擞(由不足2000的月工资现在上升到5000多),一大爷找到物业经理说:你们搞的真好,我愿意交点物业费。

两个月后再去,物业负责人说:“不能再搞好了,将来脱不了身,关键是没资金投了”。房管局的职工明显没有了往日的激情……

四、资金是最大的问题。

“红色物业”难以市场化,很多民营企业介入“红色物业”一段时间后纷纷撤退,的确无利可图。

政府并没有长期的财政预算作支撑,那老旧物业即便是前期投入可以焕然一新,但后继的支出会越来越大(房屋越往后所需维修量越大,又没有维修基金)。

武汉有一区去年一年就投入了一亿多搞“红色物业”,现在显然捉襟见肘。

时至今日,“红色物业”的“环比”已呈负增长。

目前似乎成了烫手的“山芋”。

这对武汉市的现任领导是个题目,对于从事“红色物业”的大学生来说是个考验,但对武汉市已享受和未享受“红色物业”老旧小区的业主而言,还真是个念想。

处境不佳的红色物业

笔者观点:

一、红色物业应旗帜鲜明,大张旗鼓地搞下去,她毕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二、政府因此应列专项财政,长期支持“红色物业”。应像“精准扶贫”一样,像摘“贫困帽”一样帮扶老旧小区,直到“脱贫”;

三、无须刻意追求“党员大学生”的数量。对于那些有志于从基层干起,积极要求上进的年轻人,可否按年限设定档次,考公务员时适当加分,如一年加一分,五年加五分;

四、将政府有些优质资源的物业项目与“红色物业”项目兼顾互补,或者有“红色物业”业绩的物业企业,在参投其他政府物业项目时加分;

五、在“红色物业”的老旧社区里开拓新的服务功能……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转载: 红伙家园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本文观点不代表中国物业管理信息网立场,如侵犯版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