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物管江湖中那些沉浮的地产二代

“今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也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这句经典的献词、寄语,正在被一一印证。

对地产来说,2021年是过去10年最差的一年,也的确可能是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大佬们说出这样的金句,只能说对行业心如明镜。

但是,有先见之明的大佬,还是被突如其来的理财危机、美元债危机甚至谣言等,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物管江湖里正在闯关的地产二代们也多少有点懵然。

既能“练兵”又能创收,物管行业作为地产二代的试炼秘境,曾让勿爷这样的码农羡慕不已。但在地产阴霾下,二代们的练兵场萧杀气氛浓厚。

01

有的人走了

儿子负责地产,女儿掌管物业,是郭英成的交班逻辑。

2020年4月,90后公主郭晓亭,在佳兆业磨砺两年后的,被委任为佳兆业美好执行董事,主要负责监督公司的投资及融资业务。

事实上,郭晓亭在2018年加入佳兆业集团后,就是负责集团的策略并购、公开发售及非地产业务开发。

查阅其履历,先后担任佳兆业集团、佳兆业金融投资银行部副经理,无一不是和投资相关。

不难看出,郭英成早就为郭晓婷铺就了一条金光大道,挑选了成长最快的物业板块作为郭晓婷的根据地。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佳兆业一笔3亿理财产品未能如期兑付,引爆了佳兆业危机。

为救地产,10月3日,佳兆业美好质押了67.18%的股权,向山高金融发行本金总额不超过1.2亿美元票据,但难解地产之渴,就差卖掉了。

而且这应该是郭晓亭在佳兆业美好的最后一笔投融资业务。两个月后的12月6日,佳兆业美好官宣,郭晓婷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兼副主席一职。

据中报数据,佳兆业美好业绩增幅近8成,远在行业均值之上。

所以说,郭晓婷离职,并不是如郑爽一般没有把牌打好,而是大环境使然,大佬眼中,地产终究比物业重要。

好在郭英成并非只准备了一手。在入住佳兆业美好一年后,郭晓婷斥资3.69亿港元购入星岛28%股份,入主星岛,成为大股东,跨入传媒界。

或许,这便是官宣中所说的辞任理由,以投放更多时间于其他公务。

02

有的人来了

12月23日晚间,弘阳服务官宣,“二代”曾俊凯正式接班,担任弘阳服务董事会主席、非执行董事。

此前,弘阳服务已有二代入住,是曾俊凯胞姐,执行董事,副总裁曾子熙。


随着曾俊凯的走马上任,这是物管圈内为数不多的上阵亲姐弟的阵容。

勿爷了解到,曾俊凯过往的经历多集中在弘阳地产公司,有过成都、南京区域的管理经验,但是并无物业公司的管理经验,这次执掌弘阳服务帅印,对其来说也是一次试炼。

相比佳兆业美好郭晓亭退出,弘阳服务曾俊凯接班,主要是由于弘阳地产是年内不多的没有债务危机的房企。

据悉,弘阳地产2021年美元债全部兑付,除了存续中的美元债外,目前弘阳地产无境内债,是市场仅有的四家首批全部“绿档”民营地产企业之一。

既然地产无忧,物管行业现状也在低位,勿爷猜想,曾焕沙大抵是想把比地产还大的物业生意做起来,所以派出了曾子熙、曾俊凯姐弟阵容。

03

有的在坑中

俞昀,作为年龄最小、身价最低的地产二代,年初宋都服务上市时便被推上前台。

如今来看,物管试炼场对其来说,还真是小龙女的“寒玉床”,可能缺少了玉女心经心法,俞昀怎么练都差点意思。

记得宋都服务1月18日上市,结果4天后,其实控人俞建午就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调查。就在前几天,调查结果出炉:

没收俞建午交易所得的3680万元,并处以1.4亿罚金。

这比宋都服务2021年中期1.39亿营收还要多,相当于半年白干。要知道,就在8月份,宋都、祥生、宝龙,三家有头有脸的百强房企,还在为5000万保证金对簿公堂,这下好了,又要掏出近1.8亿,可能让宋都服务更加窘迫。

本来俞建午把俞昀推上前台是看中了物管赛道的前景,但别的物企都在高速增长,宋都服务却有点不慌不忙。

勿爷注意到,宋都服务中期营收增速只有19.5%,其中原因之一是,社区增值服务的收入下降了近50%,而这部分利益被宋都股份拿回去了……

虽然俞建午并不在宋都服务担任任何职务,但以71.25%的股权,是实控人无疑。

俞建午挖的坑可能终将由俞昀埋单,见过坑爹的,没见过被爹坑的。

04

有的在瘦身

耿凡超,荣盛发展董事长耿建明之女。虽然在荣万家的高管中没有其身影,但其以中鸿凯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有8.80%的股权,而耿凡超持有上述公司44%的股权。

勿爷觉得,低调的耿凡超算是隐身的地产二代,在物管圈历练。

不过,耿凡超还未走到前台,荣万家便到了出售部分资产的地步。据荣盛发展债权人电话会议提及,将处置包括荣万家在内的特定资产包,以应对美元债兑付。

规模为王的真香定律下,头部物企都在忙着扩规模,荣万家却走上了瘦身之路。迫不得已,也是无奈之举。

就是不知道,度过危机后,荣万家若不被卖掉,失去的场子能否能找回来。

05

还有的……以上4位地产二代,其中三家都是2021年市场焦点所在,还有更多的二代依然在物管蓝海中争渡,有领先的、有落后的、有求稳的……
如,杨惠妍,碧桂园服务董事会主席,碧桂园服务在其带领下稳坐一姐宝座,无论规模还是营收都保持高速增长,就是股价较去年有所回落。
唯一可受非议的就是配股次数太多,被市场小小的嫌弃了一下,引得碧桂园服务紧急官宣,半年内不会再配股,杨惠妍也不会出售所持股份等等。
宝龙商业许华芳,这个争做长三角前三的男人,一肩挑两担,担任任宝龙地产总裁的同时,还担任宝龙商业董事会主席。
宝龙地产作为绿档房企,虽然也有存量美元债,但全年销售回款目标前11个月已完成89%,还可借旧还新,貌似无虞。
而宝龙商业在其执掌下,中报业绩稳速增长。业绩会上称不与万达、华润比最大最强,这或许是其为什么要说做长三角前三的原因。
此外,还有即将上市的中南服务陈昱含、原地踏步挣扎的烨星集团赵伟豪、世茂服务董事长许世坛、星盛商管董事会主席黄德林等,都是地产二代物管试炼的代表。
因和关联方的关系,上述二代掌舵的物企,关联方好则物企好,否则就有点风雨飘摇。

结语:
2021年,对一些物企来说,是危机丛生的一年,但也可能是蕴藏机遇的一年。
就如勿爷在之前文章中提及的,大佬们已为二代们计划好了一切,若守业有成,创业有道,都会按照剧本的设计去Action。
可惜,连郑爽毁掉其坦途的例子都算到了,就是没有算到关联方理财爆雷和债务危机来的如此迅猛,不是二代们不行,而是一代们太坑。
不过,长期来看,任何行业都不可能顺风顺水,都可能会一波三折。
而且物管行业这波下行,并不是奶牛不挤现金了,而是被拖累的。再说物管行业的极品赛道,以10年周期来看,这点风浪才哪到哪,熬过去就好。
对二代们来说,这样才有难度,才叫试炼,要不就叫坐享其成了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本文观点不代表物业管理信息网立场,如侵犯版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