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一小区的物业费纠纷:明明有收据,还是被告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时培磊 岳致呈

今年8月份,济南槐荫区桃园小区北区的多位业主突然收到法院的一纸通知,细看之下才知他们被小区前物业告了,要求支付物业费和滞纳金。不少业主表示,该物业公司2011年入场后,仅服务了三四个月,之后就没了“存在感”,因此他们拒绝缴纳之后的物业费。也有部分用户反映物业存在多算物业费的问题,一位业主称,其于2013年才买的小区房子,却被追缴2011年至2013年的物业费。对此,济南华舜物业相关负责人回应称,他们于2018年6月份撤场,之前一直在小区服务,这部分拖欠的物业费应是他们的合法收入。至于部分业主反映的物业费多算的问题,可以找他们对账,“多的钱一分也不会要。”

质疑物业没对小区服务

多位业主拒交物业费

在桃园小区住了20多年,8月初,业主刁先生突然收到法院的一纸通知,仔细一看,自己惹上了官司。根据诉讼状,他从2012年至2018年期间,断断续续拖欠了济南华舜物业3000多元的物业费。

被告的还有其他很多没交物业费的业主,整个小区一时炸开了锅。业主郑先生称前几天,自己一觉醒来突然收到法院通知书也很纳闷,他从2009年入住小区,称现在才知道这些年小区还有个华舜物业。“所有的亲戚朋友问我说,你们小区怎么这么脏乱差,我还说开放式小区就这样。”

刁先生拒绝调解,他说自己不会交这些物业费,要跟物业在法庭见。说起为啥不交,刁先生反问道,“你没有物业服务,我交啥?”作为这里的老业主,他回忆称,2011年,济南华舜物业突然进驻了小区,他当时不知道合同是谁签的,物业是怎么引进的。开始的时候,物业有人清扫路面,也在管理生活垃圾,“大家也都很高兴,起码小区有人管理了。”

但他说,好景不长,三四个月后,这些服务都没有了。除了断续有几次给小区做了清扫,平时八九成的时间,小区处于无物业管理的状态。刁先生称,就连基本的垃圾都没人清运,维修、维护、绿化这些更是奢谈了。那时候,路边垃圾随处可见,垃圾桶旁边尤其严重,后来垃圾把垃圾桶都给埋起来了。“特别脏的时候,居委会会用铲车来清理。”

刁先生称,物业虽然没有存在感,平时小区还有个门卫以及三四个打扫卫生的,都是物业公司雇的,但因被拖欠工资,基本也不干活。“楼道里都是各家清扫各家的卫生。”

说起小区的情况,郑先生则称,之前他物资被盗过一次,汽车被盗过一次,电动车也被盗过一次,“那时候找物业,别人都说没有你去哪找,最后没办法报警了。”郑先生称,他住在12号楼,之前楼前有个大坑一到下雨就积水,也是他自己出钱拉了数车的土给填平的,

多位业主表示,桃园小区北区的物业费每平米只有四毛钱,“一家每月也就二十多块钱,现在谁家都能负担得起,你但凡服务了,我们也不会不交呀。”

济南一小区的物业费纠纷:明明有收据,还是被告了

2013年才买小区房子

竟被告要收2012年的物业费

对于诉讼状上“索要”的费用,多位业主提出了质疑,认为物业存在多算物业费的问题。小区业主王女士介绍,她这些年来一直在缴纳物业费,但时间过去太久,单据存根早都找不到了。前段时间,她也收到了调解的通知,要缴纳1200多元的物业费。

“这不是又收我一份物业费吗?我跟他们反映了,他们说那里没有存根。”王女士称,自己很无奈。“我没有这个精力去打官司,心想吃点亏算了,息事宁人。”她称在调解的时候又交了一遍物业费用。

而有些业主存了单据,找物业反映多次,截至采访时仍未撤诉。据业主周女士反映,她在2014年10月15日买的房子,“物业起诉状上是要交2013年10月至2014年9月的,这是我买房前的物业费;另外还有2016年4月至2016年12月的,这三个季度的单据我都有。2017年和2018年的我也有。”

“我从来没欠过人一分钱还被起诉了。”周女士称,她去法院表示愿意调解,想向物业说明情况,但物业并未回过电话。“我后来给他们拼命打电话,一直不接,后来通了说给回去查查账,我这个单据又不是伪造的,咱当面看一下撤诉就完了呗,到现在也

一直没回话。”

另外一位业主王女士也表示,他被催收了2011年10月至2013年9月的物业费,实际上,2013年之前,她还在老家,还没在济南买房,更别提缴纳这部分物业费了。

济南一小区的物业费纠纷:明明有收据,还是被告了

物业称一直在服务小区

拖欠员工工资被告就是最好的证据

26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就纠纷一事采访了桃园北社区居委会的负责人。据其介绍,当时济南华舜物业进场时找了楼上的代表,回去给居民说了。居委会负责人称,物业刚进来时还可以,后来服务就不行了,确实不达标。“不光是我们清运垃圾,就连里边的树都是我们去修的。管道疏浚清淤也是他们的活,但是还是我们弄得。”

对于居民和居委会的说法,济南华舜物业的负责人隋先生表示不认同。据其介绍,因为小区欠费太严重,收不上钱,他们于2018年6月份撤场了。“这些年我们拖欠了员工工资,他们把我们也告了,这就充分说明了我们在这里服务了。”

至于不作为的说法,隋先生称,“很简单的一句话,如果说我们不提供服务的话,垃圾去哪了?”隋先生称,“垃圾我们是日产日消,除非垃圾量特别大,会第二天完事,不可能说存上一星期的。”此说法和居民、居委会说法相差较大。

隋先生还称,2011年入场时,小区配了6个保洁,4个保安,一个维修,一个办公室内勤,一个项目经理。因为很多业主不交物业费,过了一年,项目经理去了,办公室内勤去了,又过了一年,维修也去了。两年以后,撤了一个保安、一个保洁,到2017年10月份时,就剩2个保安、4个保洁了。

对于居民反映的维修、治安等问题,隋先生称,他们进场时,小区没有维修基金,“你要我修个线路,我们连物业费都收不上来,拿什么给你修?”至于小区发生了偷盗的事情,隋先生称这根本不属于物业管辖范围。

“这钱是我们的合法收入。你打算不打算交,我们已经送到法院了,由司法机关解决。”目前双方正在进行调节。“我们不希望走法律程序,希望把钱给我,痛快了结。”而对于很多业主反映的重复收费、多收费的情况,隋先生则称不清楚,“如果有质疑,这个可以找我们或者调解员,我们可以拿账给他,就是该收多少收多少。”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本文观点不代表中国物业管理信息网立场,如侵犯版权,请联系删除。